云在日本(28-30)

日期:2019-10-07 03:36:42 作者:黄太急 浏览: 查看评论 加入收藏

  二十八、强暴(一)
  我心里暗暗吃惊,月神遥被外面这小子上了?看来还是轮奸,真是活该!我不由想起了初到风林高校的那个让人气愤但又旖旎的早晨,那个一副高高在上样子,用不屑的目光看着我,那盛气凌人的月神遥。
  那么一个高傲美貌,被尊为全校男生心中偶像的小女生,虽然跟我有过节,但是想到她被人轮奸,我心里还是觉得有些不忍,正在我为了可恨又可怜的月神遥哀叹的时候,那个男生的声音又响起了。
  “不会有人打搅我们的,校医今天不会来的。”男生的声音忽然变得有点邪恶,“装什么清纯,嘿嘿,肮脏的语言?以前你被我弄得哭爹喊娘,求我操你的时候,怎么不说我肮脏?,你的小骚逼都不知道被多少男生干过,不知道装了多少男人的精液,你不肮脏?”
  “你""你混蛋,冈本善,我就是跟猪做爱都不会跟你,啊""你,你要做什么!”女生的声音忽然变大,夹杂着恐惧和不安。
  我终于忍不住趴着将床帘拉出一条缝,偷偷窥视过去,一男一女侧身对着我,怪不得声音那么熟悉,原来是校长的孙子,冈本善小倭寇,女孩我也认出来了,校园十大美女之一的仙道舞。
  仙道舞染着淡红色的长发,身材很高挑,我认识的女性中也就是千叶子将将跟她比肩,画着深色的眼影,脸蛋尖尖的,整个人看起来很是妖媚,让我不由想起了一种传说中的生物,狐狸精。
  此时的仙道舞被冈本善压在墙上,水蓝色的校服被压得皱皱巴巴,因为修长的大腿显得有些短小的校裙,因为冈本善身体的挤压更是无法裹住她的大腿,我从一侧看去,甚至连大腿根部那半圆形的屁股都露了出来纯白色的小内裤若隐若现,底部现出了两瓣阴唇的形状。
  “你这个贪心的女人,和我交往只是为了我的钱吧!花了我那么多钱,今天就要向你讨点东西回来。”冈本善低吼着,一只手在仙道舞白色的内裤上挤压,另一只手伸进她的衣襟,向外一掏,一只白花花如吊钟一般的大奶被他掏了出来,大大的褐色乳晕上,一个同样样色的花生米大小的乳头出现在了我的眼中。
  我深吸一口气,很是惊奇的看着仙道舞那只肥美的大奶,真不敢相信,这是一个十七岁的高中生能长出的奶子,绝对跟和美子有的一拼。
  “你、你不要诬蔑我,啊""我,我是花过你的钱,呜""但是,你也享受了我的身体,连你那个恶心的爷爷都玩弄过我,你""啊""你还想怎么样,放开,放开我,混蛋,呜""不要再碰我。”仙道舞不停的挣扎着,但是好像用不出力气,打在冈本善身上的小拳头软绵绵的没有丝毫力气。
  我听的一阵无语,想起了那个仅仅见过一次,又矮又瘦的干瘪老头子,具体样子已经记不清了,只记得他那时候在月神遥身上逡巡的淫秽眼神,想不到十大美女之一的仙道舞竟然被这老头子给上过了。
  “说我污蔑你?嘿嘿,既然已经分手了,为什么今早请你吃早饭你还欣然接受?你这个贪图便宜的臭女人!”冈本善用力的挤压仙道舞的乳房,挤的仙道舞发出一阵淫荡又痛苦的叫声。
  “我不想显得太绝情罢了!你,啊""不要,混蛋,你捏疼我了,你,啊""不要因为这点事情就纠缠着我!钱我会还你,啊""我,我不想和你有什么牵扯!”
  “放心,我今天不是找你要钱的,呵呵,我今天是想跟你重温旧梦,仙道舞,你知道我有多么想你的身体吗?就算是跟月神遥做的时候,我眼前晃动的还是你那雪白的身体,淫荡的屁股……”
  “不要再说了,啊""放手!混蛋!”
  “嘿嘿,做你的男朋友真是吃力不讨好,花我的钱,我还要满足你身体的饥渴,还要忍受你那糟糕的脾气,骚货,还装什么圣女,看,骚水都流出来了!”小倭贼的气息变得浑浊和沉重,嘿嘿笑着将自己的两根手指放到仙道舞的眼前,指尖上那晶莹的光泽连我都看的清清楚楚。
  男女厮扯的声音传来,想不到还动真格了!我津津有味的看着,看着妖媚的仙道舞被冈本善撕裂衣服,露出了她粉红色的胸罩,还有那两坨惊人的大奶,冈本善一口将那露在外面的乳尖含住,啧啧吸咂,又把另一只大奶从粉色胸罩中掏出。
  妖精打架,我自然没有帮忙的意思,如果仙道舞真的想反抗,怎么也能将冈本善推开稍许,但是看她那推在冈本善肩头的修长十指,没有任何的力道,我不禁恶意的想,或许这骚女人是想找寻被强奸的快感吧,冈本善这小倭寇说的也对,连一个鸡皮鹤发的老头子都能玩弄你的身体,装什么圣女,忽然想到那个干瘦的老家伙趴在性感赤裸的仙道舞身上耸动他那干瘪的鸡巴时的情形,我竟然感到十分刺激,连鸡巴都挺了起来。
  “你快住手!啊""我,我要叫了!”刚才还一直强硬的仙道舞已经是惊慌失措了,我心里暗暗赞叹这女人的演技,那小模样真是能引起男人的兽欲,我不是没有强暴过女孩,美香的第一次就算是被我强暴吧,但美香根本就不知道反抗,半推半就成全了我,哪里有这样来的刺激。
  “你叫吧!没有人会听见的!”冈本善嘿嘿一笑,“连校医都被我打发走了,你说还有谁会来这里?”
  “求求你,不要,不要这样了,我对你说实话,我已经有喜欢的男孩子了,我不想再跟你发生这样的关系,呜呜""求求你,饶过我吧,花了你的钱,我会还给你的。”仙道舞呜呜哭了起来。
  “原来另结新欢,有男朋友了,嘿嘿,告诉我他是谁,我正好把我们两人以前的关系告诉他,顺便,,跟他探讨一下玩弄你时候的技巧,哈哈,说不定我们能成为交好的炮友呢,想不想让我们两个人同时操你啊,哦""果然是小骚货,一听到两个男人操你,逼里的水都流成河了……。”冈本善极尽侮辱之能事,用淫乱的语言刺激着仙道舞,手里的功夫也没落下,仙道舞的上身已经完全赤裸,短裙被推到腰间,冈本善用力一推,将浑身酸软的仙道舞推倒在了旁边的病床上,不知道从哪里找出来了两根皮带,将仙道舞的脚踝绑在床头,又把她的另一只腿用力拉扯,绑在了床尾……。
  除了胯间那条白色的小内裤,仙道舞身体已经没有了一丝隐秘,修长笔直的美腿被分成了一百八十度绑在床上,甚至连她流满淫水的蜜穴都被扯开,我从一侧看去,透过内裤底缘的侧边,看到那无法包裹的嫩红,还有旁边顽皮探出头的凄凄芳草。
  我看的目瞪口呆,心里直骂,这小倭寇还真他妈会玩,心里却想着自己认识的女人,哪个能摆出这么高难度的姿势,想了一会,竟然发现没有!唯一腿够长的千叶子却也不是我随便能玩的,而且她的腿也不能这样完全分开,心里忽然有些嫉妒起来。
  两米的病床,但是只有半米多宽,仙道舞身体后仰,肩头倚在墙上,看着自己被摆出的这种羞耻的姿势,透过硕大的乳房看到自己那淫水直流,将内裤浸湿的蜜穴,哭的更加伤心起来。
  “冈本善,求求你,不要这样对我,呜呜""毕竟我们也相爱过,呜呜""你放过我吧,我一定不会把今天的事说出去……。”
  “既然相爱过,嘿嘿,你就更应该满足我,仙道舞,想想吧,这是多么刺激的事情。”冈本善贱笑着蹲下身体,从脚趾开始,贪婪的抚摸着仙道舞的每一寸肌肤,直到大腿尽头,颤抖的说着,“你一边跟你的新男朋友约会,一边跟我秘密偷情,在他还只能亲吻你的红唇的时候,你的骚穴却任意享用我的鸡巴,哈哈,我就知道你是淫荡的女孩,竟然又开始流淫水了。”
  “不,啊""不要摸了,我不能这样……。”
  “但是很刺激,而且,你喜欢这种刺激,不是吗?仙道舞,承认吧,你的淫荡的身体已经出卖了你。”冈本善满是血丝的眼睛死死的盯着仙道舞的阴户,两根手指在她分开的蜜穴两旁轻轻挤压,然后勾住白色的内裤底缘,像旁边一扯,仙道舞那褐色的肉洞顿时出现在了两个男人的眼中。
  “呵"",看来是我想多了,你的新男朋友已经操过你的骚穴了。”冈本善恶狠狠的盯了一眼呼吸急促的仙道舞,猛地俯下身,咬住了她穴口之上那充血而凸出的红色嫩芽,“哦,好久没有闻到这种气味了,你这个骚货,跟我在一起的时候我无数次要求你把阴户上的杂毛刮干净,你都不肯,现在竟然刮干净了,是为了他吗,混蛋,那就先让我再享受一下。”

云在日本(28-30)


  二十九、强暴(二)
  “不,啊""你,你这个疯子,啊""不要,你咬疼我了,你,啊……。”仙道舞尖尖的小脸满是绯红,画着浓妆的大眼惊恐的看着趴在自己穴上的冈本善,两只小手无力的抓着他的头发,也不知道是压还是推,忽然,她的身体一颤。
  “呜""哈哈……,看来今天的药物还真是够足量呢,啧啧,我才吸了这么一会,你这个骚女人,竟然喷潮了!”冈本善哈哈笑着抬起头,脸上全是亮晶晶的液体,说完继续趴下,舌尖插入穴口底部,然后用力向上挑动,直到凸起的肉芽上,吸溜一声,将所有的淫液吸入嘴里。
  “啊""你,你混蛋,啊""好舒服,好舒服,你竟然给我下药,呜呜""啊""不要舔了,混蛋,不要折磨我了,给我吧,混蛋,啊""我不会放过你的……。”仙道舞呜呜哭泣的看着一脸得意的冈本善,眼中的恨意瞬间被那直冲脑海的快感淹没,边哭边哀求着。
  “实话告诉你吧,第一次跟你发生关系,包括爷爷弄你那次,都是我给你下了药,哈哈"",谁让你是个贪财又喜欢占便宜的小荡妇来着,嘿嘿,我都告诉你了,怎么,还要不要我操你,如果你说不,我就给你解开,让你走。”冈本善将自己的手指插入仙道舞的小穴中,淫贱的说道。
  “混蛋,啊""我,给我,啊""操我,操我吧,我受不了了,啊""我要你的肉棒干我,呜呜""快,快点给我……。”
  冈本善得意的一笑,牙齿咬住仙道舞的内裤用力一扯,内裤的底部被撕断,弹向两边,他自己则迅速的脱下裤子,趴在了仙道舞的身上,一边抓着她的大奶,一边把自己黝黑的鸡巴对准仙道舞分开的穴口用力压下。
  “啊""”仙道舞一声满足的娇啼。
  “啊……。”冈本善一声惨叫晕了过去。
  我捏住冈本善的脖子,像拖死狗一般将他提起,扔到了一边,还是晚了半步,这家伙的鸡巴已经插入了仙道舞的骚穴里,不过无所谓了,反正已经被他干过多次了。
  我本来是不想管的,看个活春宫多爽,但是想不到冈本善得意忘形把自己下药的事情说了出来,我说仙道舞既然不愿意为什么不反抗呢。
  刚刚经历了千叶子、美香、美香母亲被下药拍成人片的事情,我对这种事相当反感,哪怕是冈本善直接施暴我都不会管,反正这仙道舞也是一个贪财的女人,但是,他竟然敢下药,那就触犯我的底线,这种人渣,这次敢下药对付仙道舞,说不定下次就敢给美香下药,或者给水月凉……。
  我看着仙道舞,仙道舞看着我,用这样一种羞耻的姿势对着一个陌生的男人,她的神志出现了一丝的清明,“不,请你不要看,不要……。”
  我深吸一口气,空气中一丝丝淫靡的气息进入我的鼻间,面对这样一副刺激的场景,说不冲动是骗人的,强忍住趴到这美女身上的渴望,我迅速的将她脚踝处的皮带解开,触摸着她冰凉的肌肤,扫过她大张的穴口,我吞咽了一口口水,转过身去,“穿上衣服吧!”
  “啊……”仙道舞一声低吟。
  “怎么了?”我转过身,仙道舞双手搭在修长的大腿上,两条美腿呈三十度角岔开,因为双腿渐渐闭合,她生着一撮阴毛的阴阜下,阴唇渐渐鼓起,但是因为刚刚拉的太平,还是依然无法闭合,鲜红的穴肉刺激着我的神经。
  “没,没事,腿麻了,你,你不要……。”仙道舞满脸潮红的看着我,具体说应该是看着我胯间高高耸立的肉棍,没有办法,校服太松,而面对这样火热的场面,如果我再没有反应就不是男人了。
  我再次转过身,过了许久,仙道舞呢喃的声音响起,“请转过来吧,你是?”
  我转过身,仙道舞那性感的身体已经被床单遮盖,我有些惊讶看着她,现在学校里竟然还有不认识我这个‘色魔’加‘恶棍’的人!于是随口说道,“修行的忍者。”
  “啊……是么,总之谢谢你救了我!”不知道她这感激之情是真还是假,不过看到她苦苦忍受欲火折磨的样子,我还是对这个浓妆艳抹的女生不再那么反感。
  “我无意救你,只是不想被骚扰罢了。”我冷冷地说,“你这种善变,贪心的女人,还是收敛一点好,要不然,这种事情还会发生无数次!”说完,朝门外走去。
  她没有料到我会这样说话,先是一愣,接着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也不顾身上没有丝毫衣物的遮挡,就这样跑到我面前,拦住我,大声说道:“别以为救了我,就可以教训我!我不过是一个普通的女生,用正当手段追求爱情和财富有错吗?你们男人都不是好东西!还不是只想着那件事!根本没有人真正关心过我!”
  说完就嘤嘤哭出声来,泪水从眼角滑落,带着<精品导航站>她花花绿绿的颜料,将白嫩的小脸涂抹的一塌糊涂,不过看到她现在的样子,我竟然觉得比刚才要顺眼了许多,忽然想起了自己曾经想过的一个问题,那些为了生活,无奈出卖肉体的女人,难道不值得同情吗?
  眼前的仙道舞,或许也有自己的难处和值得同情的一面,我忽然被她噎住了,想来自己也不是很了解情况,确实不该妄下结论。
  “好吧,我道歉,我不该妄下断言,但还是请让开,我要走了!”虽然同情,但我也不想和她纠缠。
  她却只是在那里流眼泪,情绪显得十分不稳定,我有些尴尬,难道她不知道自己赤裸的身体对一个男人有多大的诱惑力吗?校园十大美女,那是经过众色狼审视过后才评出的,没有丝毫的水分在内,仙道舞自然有她出众迷人的地方,看着她那白嫩的脖颈,细致的香肩,如吊钟一般的酥乳,我动也不是,不动也不是。
  “你,呃,你还有完没完……”我半句话刚说出口,忽然仙道舞扑进了我的怀里!
  “你干吗!吃错药啦!”我这才意<最新网址发布>识到她就是吃错药了。
  “好热、好难受……”她嘴里喃喃着,“抱紧我""吻我""爱我.""别走……”
  她柔软地身躯整个地贴在我身上,我可以真切地感受到她婀娜的曲线和灼热的呼吸,尤其是胸前两团,顶的我一片燥热,更加让我无法忍受的是,她的手,竟然,竟然抓住了我高挺的灼热,甚至已经开始把手插向我的裤腰。
  我喜欢美女,但我不是一个见女人就要上的种马,更何况,我对眼前的女人最多只是同情,远远谈不上喜欢,即便她的肉体让我火冒三丈,但是今天早上我已经被和美子喂饱了,再美的食物也只能是食物,谈不上美食。
  “等等!唔……”我没来得及说完,忽然脖颈被抱住,嘴被她炽热的红唇封住!软绵,湿热,像是一道电流划过身体,看着她水汪汪充满诱惑的大眼睛,我抓住了她丰满的胸脯。
  她被药物弄得失去了理智!你可要保持清醒啊!我在意识里猛地对自己说道!
  最主要的是,我不想被这样一个女人缠住,可以想象,如果她醒来发现给我发生了肉体上的关系,这个喜欢占小便宜的女人会做什么,她不是美香母亲,不是千叶子……
  我狠狠心,一把将仙道舞推开,“你被人下了药!快清醒清醒!”
  “啊""你,你捏疼人家了,我知道,男人都想要我的身体,不管是孩子还是大叔,他们都渴望跟我的肉体交欢,难道,难道你不是男人吗?”仙道舞再次贴到我的怀里,冰凉的小手顺着我的腰带滑了进去,穿过内裤,一把将我火热的鸡巴抓住,“啊""好烫,好大,啊""好人儿,给我吧,我想要你的大肉棒!”
  仙道舞抓着我的鸡巴用力的撸动,甚至迫不及待的抬起腿搭在我的腰间,隔着裤子用力的让我的龟头在她湿漉漉的蜜穴上上下骚动,我的裤子瞬间被打湿,虽然隔着两片布,但是她阴唇间的火热柔软依然清晰的传入我的脑海。
  被说成不是男人,这让我实在无法忍受,如果换成不认识的女人,或者是那些已经结婚的少妇,我早就已经把她按在身下,狠狠的操她的穴,让她知道,什么叫真男人,不过,我真不想惹上这种麻烦。
  我万般不舍的将她的手拉出,一把把她拉住,打开医务室的门,走了出去,急匆匆地带她到了洗手间,不管三七二十一,<国产视频在线>把仙道舞的头推到水龙头下,放水就淋。
过了一会儿,她仍然不见清醒,反而更加失神的样子,湿淋淋的头发散乱地搭在肩上,抓着我的鸡巴用力的向她的身下塞,我不管她再做什么,迅速的拿出手机打给星野光,如果再任由她这样下去,我肯定忍受不了。

云在日本(28-30)


  三十、入社
  星野光的确够哥们,一下就赶了过来,瞪大了眼睛,看着赤身裸体在我怀里扭动,用我的鸡巴搔弄她蜜穴的仙道舞。
  我怕星野光误会,把事情一五一十地告诉了她,不知道这位天才少女会有什么解决方法,星野光听完,恶狠狠的瞪了我一眼,“你就自称是来医务室看病,然后就救下了被袭击的仙道舞,等到岗本善也醒来,我会威胁他,他自然不敢声张这件事情,然后补偿仙道舞一笔钱,事情就可以完满解决了。”
  “真的这么简单?”我不禁有点怀疑。
  “绝对没问题!就算不赔偿仙道舞那笔钱她也不会声张这件事的。”星野光似乎看出了我的担心,“贪财只是她虚荣的表现,其实她是一个很单纯的女孩,希望这件事不要给她留下心灵的创伤。”
  我无语的点点头,单纯?或许吧,但是创伤?呵呵,星野光显然不知道仙道舞已经跟冈本善多次发生过性关系,甚至跟他的爷爷都……,不过,想到仙道舞自己以前也不知道被下药,啧啧……,说不定还真会有点创伤呢。
  “说到这里……”星野光顿了顿,不知道这位深不可测的天才少女还有什么高见,我侧耳倾听!
  “你一直抱着一个赤裸的女孩子,还一幅沉思的模样,是在享受吗?你像什么样子!以为自己很帅么?还不快给我松手!”星野光金发下,小脸一片通红,眼睛闪烁不定的看着我的下面,“哼!真不要脸!”
  “啊!”我这才发现,仙道舞竟然已经解开了我的腰带,把我怒挺的肉棒拿了出来,说实话,我真的是再享受,如果星野光不介意,我倒是愿意跟她来一次,一想这女人就有些上火,整天挑逗我,却不让我吃到。
  “你快点先回教室吧,剩下的事情交给我了,我,我有办法帮她解决这个问题!”星野光将仙道舞拉到一边。
  我火热的目光看着她,“你不想试试吗?”
  “滚,你这个大色狼,大淫棍!”
  我迅速的提上裤子,向外走去,身后只剩下了仙道舞的呜咽声,淫叫声。
  到了午饭时间,我一如往常地和池美香相对而坐,今天的她还是那样清纯、美丽,而且眉间的阴云已经一扫而去,快乐像只小鸟。
  我看到她的样子,自然开心,心里不禁有点得意。
  “前辈?”她还是那样小心翼翼的问着。
  “什么事啊?”我漫不经心地答道。
  “昨天……昨天晚上前辈是在家里吗?”
  “噢,没有,昨天放学后我直接到我爷爷那儿去了,到现在都还没有回家呢。”
  “哦""果然……”
  “果然什么?”
  “没什么……”美香露出了一丝释然,就像放下了什么重担,不过大眼里又闪过一丝微不可察的失望。
  你不说我也知道,果然是梦对吧!那就好!我暗暗笑道,看着她纯情可爱,一笑嘴角上就露出两个小酒窝的样子,忽然想起了那两张属于美香的色情光碟,那淫秽的画面历历在目,那种强烈的对比,让我落下去不久的欲火再次勃发,暗暗决定,回去一定要好好欣赏一下。
  “前辈,你,你在想什么?”美香突然问道。
  “啊""没,没有,吃饭……。”我不管再看她,对着饭盒进攻起来。
  …………
  下午,依然是那么悠闲,不过却没有见到星野光,也不知道事情处理的怎么样了。
  自从来到日本后,我就因为知道自己以后即将继承家业而变得无所事事起来,不知道是不是在逃避自己,反正对什么事情都不是很在乎,但是,来这里之后发生的一系列事件却又让自己不得不面对真实的自己,虽然时常觉得,对自己来说,没有什么很重要的东西和事情,但是我却放不下很多东西。
  比如说对小凉的愧疚之情,对池美香的朦胧的在乎,对和美子身体的迷恋,还有,就是与星野光的也不知是友情还是别的什么东西的珍惜。
  星野光不厌其烦的教我日语,而且除了她,很少有人愿意跟我这个‘恶棍’‘下流胚子’‘黑社会少爷’交往,虽然经常打我,但是那也是我们交流的体现,或许,我该为小光做点什么了!
  “嗯!就风林三宝吧,反正也已经这么想过的!”我暗自下了决定。
  一放学,我就去各个社团报道,这下子才知道自己想得太简单了。
  先去的是音乐社。
  一进音乐社活动室的大门,就只见前面密密麻麻地挤着一堆男生!在那里你推我攘的,把整个活动室围得水泄不通。
  “嘿!方云!你也来了!”一看,人堆中探出一个头,竟然是朗这个小子!
  “你难道也是音乐社的会员?”我不由大吃一惊。
  “嘿嘿,大家都是同道中人嘛!”朗走上前来,十分猥琐地说,看来他父亲的事情没有给他造成多大影响,“我还以为你有阿姨就满足了呢,哈哈,想不到也抵挡不住美女的诱惑啊?”
  “别瞎说,嗯?你说什么?”
  “好啦好啦!别装傻了,你也是慕西野爱的大名,才来参加音乐社的吧!”朗像同志般亲切地拍拍我的肩膀,“放心,我不会告诉美子的。”
  我拍了他的脑袋一下,“那是你母亲,你敢直呼她的名字!”
  “反正也不是亲生的,再说,我们都……。”郎看着我冷冷的目光,顿时闭上了嘴。
  “好吧,好吧,我不说了!”郎悻悻的低头,我的目光这才缓和,对和美子,我不想任何人对她进行人格上的轻视,即便是郎也不行。  
  通过郎的介绍,我这下子才恍然大悟,校园十大美女之一的西野爱是音乐社乐队的主唱啊!怪不得吸引了这么多的男生入社来这里观看西野爱的排练!
  唉!要是音乐社不能够随便加入就好了!我不由叹口气,也只好在人群中朝前挤。
  “那个臭小子在挤?想死了么?”一看,满脸怒容转过头来的是校内一不良少年。
  “对不起对不起,请让一下。”我继续往前挤着。
  那个不良少年一看见是我,脸不由吓得煞白,但他还真算机灵!立即又接着大叫道,“谁敢再挤!给我乖乖的让出一条道来,让老大通过!”
  周围的男生一看见凶神恶煞的他和面无表情的我,立即刷的向两旁退开,就让出一条道来,我忽然发现,有恶名也不是什么坏事,不过,唉!就是这种混小子把我清白的名誉给玷污了!我心里忿忿地想着,嘴上轻轻说了声谢谢毫不费力地走到了人堆的前端。
  没想到一走到前面,我刚想再迈一步,就一下子给人狠狠地推了一把,不过这小子没有推动我,一看,是一个戴着眼镜的男生,长得还算文静,看起来好像还是很愤怒的样子,大声说道:“你们这些家伙,为了看西野爱排练就加入音乐社,实在是烦死人啦!不许再往前走进一步!这样我们乐队根本无法安心训练!”
  人群一下子安静下来,不过好像不是因为他刚才说的话,而是因为刚才他做过的事。
  这时,那位眼镜兄才看清楚我的长相,看来他也认得我,因为在那一瞬间,刚才还大义凛然的他已经说不出话来了,眼镜后面惊恐的一双眼睛牢牢的盯着我,嘴唇在嚅动着,却听不清楚一个字。
  “那个,我是新的音乐社社员,请多关照,这是我的入社申请书!”我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纸来交给他。
  好半天,他才反应过来,接过我的申请书,“我""我是音乐社的社长千村奈良。”他看起来还是很紧张。
  “对了,我加入音乐社没有其他的目的,只是为了学习吉他。”我一边说着,一边转过头朝回看了看,“我没什么基础,希望前辈能介绍几本适合初学者的教材给我。”
  “哦,那好的。这样的书本社有很多,我去帮你找找,你可以拿回家去看。”眼镜男终于恢复了镇定。
  这时,我才能真正地看清眼前的正在排练的乐队,站在话筒前面的,赫然就是校园十大美女之一的西野爱了。
  虽然我看过朗拍的不少她的照片,站在本人面前,感觉还是惊为天人。
  这位西野爱,虽然只是高中生,但在娱乐圈中已经小有名气,很多杂志上都刊登了她的写真,给我印象最深的就是她的一组泳装写真,天使般纯洁无瑕的脸蛋,魔鬼般性感优美的身材,白皙的皮肤、可爱的微笑,的确十分诱人,不得不承认,我认识的女人中,也就是只有那个泼辣的月神遥能跟她相比。
  当然,水月凉、美香等女生也有各自的美,不过,只以初次见面来说,还是西野爱能吸引我。
  站在面前的她,虽然穿的是朴素的制服,却仍是美得摄人心魄,乌黑的秀发随意披散,有些迷人的慵懒,不施粉黛的脸庞如同透明的水晶,闪着耀人的光泽,大大的眼睛笑起来完成了两个月牙,有些婴儿肥的脸蛋,红扑扑的,,让人恨不得咬上一口,身材自然更没得说,虽然她现在穿着宽大的衣服,但是她的泳装照我还是见过的,前凸后翘,完美的S,我甚至第一次对着图片左看右看,想从那胯间的布片下发现一丝遗漏的神秘……
暂未开通分享功能

微信转账赞助

微信扫一扫赞助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